提供
一站式法律服务

压覆矿产的补偿或赔偿范围(压覆矿产)

建设单位对于压覆矿产资源后,是承担补偿责任还是赔偿责任,法律上没有明确的规定。在实践中,主要是以建设单位是否构成侵权来区分。经过矿业权人同意的,并在实际压覆前取得了自然资源部分的审批,则认为是建设单位对矿业权人的补偿;反之,则视为建设单位基于自身的侵权行为,对矿业权人的赔偿。

一、现行法律对补偿或赔偿的规定

建设单位对于压覆矿产资源后,是承担补偿责任还是赔偿责任,法律上没有明确的规定。在实践中,主要是以建设单位是否构成侵权来区分。经过矿业权人同意的,并在实际压覆前取得了自然资源部分的审批,则认为是建设单位对矿业权人的补偿;反之,则视为建设单位基于自身的侵权行为,对矿业权人的赔偿。

矿产被压覆,对矿业权人造成的损失,如何进行补偿,在《民法权被明确纳入用益物权的范围。在《民法典》326条中规定:“用益物权人行使权利,应当遵守法律有关保护和合理开发利用资源、保护生态环境的规定。所有权人不得干涉用益物权人行使权利”。对于影响用益物权的行为,存在着物权和侵权两种情况的竞合,用益物权人有权依据《民法典》第243条、第245条的规定获得相应补偿。

根据137号文第四条第(三)款之规定:“建设项目压覆已设置矿业权矿产资源的,新的土地使用权人还应同时与矿业权人签订协议,协议应包括矿业权人同意放弃被压覆矿区范围及相关补偿内容。补偿的范围原则上应包括:1.矿业权人被压覆资源储量在当前市场条件下所应缴的价款(无偿取得的除外);2.所压覆的矿产资源分担的勘查投资、已建的开采设施投入和搬迁相应设施等直接损失。”

参照137号文中该项规定,省级人民政府可以对于仅需省级以上自然资源行政主管部门审批的矿产资源补偿协议,制订补偿标准。例如,《江西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进一步规范省重点建设项目压覆矿产资源评估补偿工作的通知》(赣府厅字[2013]15号)规定:“六、省重点建设项目压覆矿产资源的补偿内容,包括探矿权补偿和采矿权补偿两个方面:(一)探矿权以被压覆的矿区范围内探矿权价款、实际投入的勘查投资及其他相关投入为依据补偿;整个矿区或核心区域被压覆的,应按照取得该矿业权的全部投资为依据补偿。(二)采矿权补偿由直接损失、出让合同已缴价款组成。1.直接损失的补偿。含所压覆矿产资源分担的勘察投资、已建的开采设施投入和搬迁相应设施等直接损失。矿山开采、加工开发等专用设备按市场评估价减去设备出让价给予补偿,通用设备按搬迁所产生费用给予补偿。2.已缴价款补偿。按矿业权人被压覆资源储量在当前市场条件下所应缴的价款(无偿取得的除外)给予补偿。”

但是,在司法实践中,由于压覆矿产的建设项目大多数属于符合公共利益性质的政府重点项目,对建设项目压覆矿产资源是否可以完全按照侵权责任对建设项目压覆矿产资源的补偿进行裁判法律界具有不同的认识。

二、采矿权的补偿或赔偿范围

根据《矿产资源法实施细则》规定,采矿权是指在依法取得采矿许可证规定的范围内开采矿产资源和获得所开采矿产品的权利。

分析Alpha案例库中的案例因此包括最高人民法院在内各级法院的具体案件裁判中的赔偿或补偿原则和标准也不统一。部分法院坚持参照137号文的标准进行赔偿或补偿,部分法院按侵害财产权的救济原则给予矿业权人充分赔偿,还有部分法院按侵权责任原则进行赔偿或者补偿,但是间接损失进行限定。

例如,最高人民法院在“山西交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忻州北高速公路分公司、神池县向阳石料购销有限公司物权保护纠纷再审案”((2019)最高法民申1285号)民事裁定书中认定,“参照137号文的规定,按照压覆矿产赔偿直接损失的原则进行处理,将向阳公司应获得赔偿损失的范围认定为直接损失,扣除司法鉴定意见书中超出直接损失的评估价值”。

然而,“唐山不锈钢有限责任公司与唐山市宏文卑家店煤炭有限公司侵权损害赔偿纠纷申请再审案”((2014)民申字第690号)中,最高院支持了停产损失,其在的《民事裁定书》中指出:“评估公司作出鉴定意见为,不锈钢公司共造成卑家店煤炭公司损失4159.2251万元,已经过双方当事人当庭质证。评估公司出具《解释说明》,确定《鉴定意见》中4159.2251万元停产损失,系《停产通知》所述的储水池、运料铁路及大规模储料压覆造成卑家店煤炭公司2007年10月18日至2008年8月31日期间全部的正常经济利润和非正常生产的维护费用。上述《解释说明》也已经双方当事人质证,其程序符合法律规定。故一、二审法院采信《鉴定意见》作为对卑家店煤炭公司停产损失的定案依据并无不妥。”

由此可知,采矿权作为用益物权,自身包括了对矿产资源的占有使用及物权收益权。因此,采矿权不能仅依据137号文中的规定去确定补偿或赔偿范围。基于《民法典》关于侵权责任的规定,被压覆的矿业权人还可以主张除直接损失之外的可得利益,包括停产损失、投资利润、非正常生产的维护费用等的损失。

三、探矿权的补偿或赔偿范围

根据137号文,江西省制定的赣府厅字〔2013〕15号中明确:探矿权以被压覆的矿区范围内探矿权价款、实际投入的勘查投资及其他相关投入为依据补偿;整个矿区或核心区域被压覆的,应按照取得该矿业权的全部投资为依据补偿。

因此,探矿权人在探矿权被压覆时,一般主张勘察投入、探明资源价值损失、设施损失,以及矿权维护费等。

实践中,对于采矿权补偿或赔偿范围的争议不大,但是对于探矿权是否应该补偿争议确实很大,甚至有的法院判决支持不予补偿。如,在乐山鑫达置业有限公司诉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财产损害赔偿纠纷案中,鑫达置业公司向法院起诉认为,被告国网四川省电力公司在原告探矿权区域内修建37座基铁塔侵犯了原告的探矿权,要求被告赔偿原告因不能爆破作业导致无法探矿继而取得采矿权造成的损失。被告认为,原告在压覆范围内未查明矿产资源,且本案压覆的为探矿权,按规定无需补偿。法院审理认为,由于探矿权不等同于采矿权,其经济价值依赖于勘探所取得的成果,而能否通过勘探取得成果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风险性。因无法认定案涉探矿区域内可供开发利用的矿产资源及其经济价值,也就无法认定被告建设案涉基铁塔和输电线的行为构成了对案涉探矿权的侵害,判决被告不承担赔偿责任。

也有法院认为,对于探矿权,只需要按137号文中的规定,补偿应缴价款即直接损失即可,在公报案例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终724号丰宁长阁矿业有限公司、北京铁路局物权保护纠纷一案中,法院在二审民事判决书中注明:压覆矿产资源的补偿范围,应限于矿业权人被压覆资源储量在当前市场条件下所应缴的价款,以及所压覆的矿区分担的勘查投资、已建的开采设施投入和搬迁相应设施等直接损失。对于仅拥有探矿权的长阁矿业公司而言,依据前述标准予以补偿,已经能够较好地保护其合法权益,也与其他已达成补偿协议的矿业权人所取得的补偿基本持平”

当然司法界还有一些其他的观点,认为探矿权受到侵害时,应基于其作为用益物权的财产价值来确定,例如最高人法院在“大唐阿鲁科尔沁旗新能源有限公司与赤峰市中金矿业有限公司财产损害赔偿纠纷案”((2019)内04民终455号)《民事判决书》中认定:“探矿权和采矿权均实行有偿取得制度,均属于用益物权。依法取得的探矿权受法律保护,探矿权作为一种用益物权,其具有自身的价值,不仅包括探矿权人对其取得《矿产资源勘查许可证》范围内矿产资源的占有、使用权,还应包括探矿权人对矿产资源的物权收益权。因此,对于探矿权这种用益物权的损害赔偿责任,应基于该种用益物权的财产价值来确定,即根据侵害探矿权的财产损失应按照损失发生时的市场价格或者其他方式计算。”

结合上述案例,司法实践中,对于探矿权被压覆后补偿或者赔偿范围,差异较大。但是从用益物权角度上看,探矿权虽然无法确定是否能转化为采矿权,进行开采获利,但并不可以否认其财产属性。探矿权财产价值不仅包括特定区域内的占用和使用的价值,还应当包括物权收益权。因此,在探矿权人无法继续享有其收益权时,也可以要求赔偿。

四、结语

基于建设单位与矿业权人对矿产的压覆的理解,以及补偿价值、范围的认定不同,补偿协议无法达成一致情况时有存在。加上先行法律存在空白区域,以至于在司法实践中,对于能否认定建设单位的建设行为对压覆矿产上的矿业权造成侵害,以及如何确定具体的损失范围等问题,存在不小的争议。

虽然137号文以及其配套法律体系对矿业权作出了设权性规定,但主要是从行政管理角度进行规范的,并非从民事权利保护角度作出的规定。对矿业权人的补偿属于民事权利范畴,资源主管部门对民事补偿作出规定,涉嫌公权力干预私法,超过了政府部门的立法权限。为了更好的维护双方当事人的利益,在审理压覆矿产资源纠纷时,不能仅仅只考虑137号文中规定的补偿直接损失原则,还应当结合位阶更高的《民法典》中,关于侵权责任的认定,通过具体案情具体考量。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楹庭法律咨询 » 压覆矿产的补偿或赔偿范围(压覆矿产)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